九龙文艺 | 如歌散板:走马古镇访禅

  [复制链接]

用户组:管理员

主题:3154

威望:1

贝壳:2126

发表于 2019-8-13 21:01:0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

我到九龙坡,完全是出于偶然,那年巴县撤县设区,作为友好县的代表,我有幸在巴县呆了几天。我不喜欢城区,巴县的一个友人就陪我走访了走马古镇。很喜欢这样的名字,有点旷古的味道,与我所钟情的禅也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
出重庆浮图关,沿去成都古驿道西行约八十华里,一座郁郁葱葱的山岗微微耸峙,形若徜徉骏马,因形而名曰走马岗。相传三国时刘备建都成都,赵云镇守江州,赵云的府第在走马岗高家石坝,走马一脚踏三县,便于提兵调将。某日刘备与孔明来此检阅军情,远看此处山形似一匹奔马,于是孔明取名为走马岗。


走马岗上有走马镇,这是顺理成章的。走马镇西邻璧山,南界江津,原隶属于巴县,现为九龙坡区所辖。


走近古镇弧形的老城墙,就看见了石拱门,上面写着“走马场”三个繁体字,两旁一副对联,左为“现实讲团体关了门即是一家”,右为“入世多迷途由此去方为正路”,字形遒劲、寓意深邃,浓缩着深厚的禅味。进了石拱门,走马古街便在眼前。“识相不识相,难过走马岗。”吟诵着这两句民谚,我的双足已经伫立在走马古镇的大地上。一段青石板梯坎,一座老房子,一棵歪脖的老树,像旧电影一般映入眼帘。我是一个喜欢古旧的人,这些古老的物件总会触动我的心灵。街旁的墙壁、石碑上有“中国历史文化名镇”、“中国曲艺之乡”的字样,还有艺术家姜昆的题词:“黄桷正阳,走马镇一语千言万人心,今古悲欢故事里,明朝尽是听说人”。


210053brjup5025r47ewpf.jpg


悠长的青石板路上行人稀少,似乎有点寂寥,不过这正吻合我的性情。生性不喜欢热闹的我,竟对这清冷的古镇有了情感。看树,树在静默,微风摇晃着它的枝叶,仿佛讲述着一座小镇的历史碎片;看老房,老房在静思,宛若在回忆旧时主人的言谈举止;低头看青石板路,每一处坑槽,都在复述着一个个人生的故事。我侧耳静听,我凝神遐思,一幅幅发黄的黄面犹如电影镜头般从眼前掠过。我知道,这是禅意。我来走马古镇,完全是冲着那个禅字而来的。在这儿,我寻觅到了苦思冥想的清静和淡泊。


朋友告诉我,走马古镇漫长的历史可追溯到汉代,有“一脚踏三县”之称,是古时成渝路上的一个古驿站,往来商贾、力夫络绎不绝,被当地人称为走马岗。


历史的烟云带走了走马场的繁华,但依然留下了蛛丝马迹。走在街上,我看见了许多的茶馆。茶馆为休闲之地,闲来唠嗑,就会聊出故事。朋友带走进一个据说是年代最久的茶馆,黑漆的门板和檐头、古旧的茶桌、茶具是我钟情的物什,抚摸着它们,我便滋生出沧桑的感觉。我们要了一壶茶,不为喝茶,纯粹是感受气氛,聆听老者讲的走马故事。讲述者用的是方言,我听不太懂,故事的情节和细节也就无法记住,一句“且说”开始,便是什么五女峰、七仙女、玉皇大帝、王母娘娘什么的。讲述者眉飞色舞,听众时而凝神静气,时而喜形于色。这当儿,我的注意力就不在故事本身了,完全被一幅生动和谐的图画迷恋了。朋友见我入神,给我添了些茶,灿灿的笑着。


故事讲完了,听众鼓掌,讲者饮茶,朋友拉我出门,来到一座关公武庙戏楼。两层高的戏楼,上面是戏台,下面是茶园。戏楼虽是旧朴,却依然可见巧夺天工的构造和雕刻。站在戏楼前的坝子上,看着空空的戏台,我只能通过想象来铺陈曾经的辉煌景象。不过,戏楼下面的茶园里倒是热闹,三五成群的人喝茶,下棋,打牌,讲故事。我知道,川渝人的生活讲究的是悠闲,不过我很少领会,在走马古镇,我是切切实实感受到了。生活吗,随意就好,悠闲就好。悠然闲适,这是禅的境界。头戴高冠,身着朝服,腰束大带的达官贵人,偶尔看到披蓑戴笠的渔夫和樵夫在斜风细雨里怡然自得,也会欣羡他们的乐天知命,安逸无忧,而叹自己身陷官场,忙于勾心斗角,身心交瘁。


210053typz31ybv88x37e1.jpg


踏着青石板继续向着古镇的深处悠然行进,此时我的感觉完全是一个走马古镇的居民了。多年来我一直被生活累得焦头烂额,被工作忙得心神不安,被事业牵挂得神魂颠倒,这一刻,我完全放松了身心,无牵无挂,无忧无虑了。这是多么好的境界啊,我为何不早来走马古镇啊。我认为,大凡幽静之处多有灵感。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源于人内心深处的一种清净,一种无欲的感受。无欲,这是禅的境界。


约一公里长、东西走向的石板街穿镇而过,街两边排列着依山就势、错落有致的商铺店面、民居院落、宫庙建筑,以及风格独特的过街楼。在这具有古典韵味的传统街区,家家户户门口屋檐下挂着的红灯笼,与店铺前的招牌旗幡相映生辉,随风飘摇。街上不止茶馆了,而是布满了与生活息息相关的杂货铺、剃头铺、裁缝铺、玉石店、照相馆、粑粑馆、旅馆、饭馆……上岁数的老人坐在家门口的屋檐下,有的做着手工活,有的哄着孩子,有的喝茶聊天,有的玩牌下棋。


在这些司空见惯的生活场景之外,我看到了这样的情形:屋檐下撑起一片帐篷,两位老人在帐篷下的小竹椅上摆着一盆炒瓜子,一盘煮青豆,一壶菊花茶,他们并不言语,慈祥若佛。正是盛夏,缕缕茶香点点滴滴沁入心扉,化作波波涟漪。更多的男人女人坐在阴影里摇扇子。扇子的形状五花八门,羽毛扇、芭蕉扇、竹扇、绸扇……还有的,在几根竹节上绑几片花布,摇起来也一样带来风。有孤坐的,更多的是三五个人围在一起唠家常,或者聊什么逸闻旧事。老人们的身边,都搁着一个旧式的茶壶,聊一阵,端起悠悠地喝。猫或狗,或卧在树根下,或躺在主人脚旁。它们张开嘴喘气的时候,主人就端起茶壶给树根下的碗和碟里倒一点。猫或狗就直起腰过去舔干净。这就是古镇人生活么?世世代代难道未曾改变?凝视他们,每一个都是气定神闲,笑容可掬。这些情景,是走马古镇人庸常、平淡的生活内容。可谁能否认,平淡,不正是一种至高的禅意呢?


210053oqjqnmjxmzc3c3ml.jpg


走马古镇幽深、清纯的禅气,为我抹去心中的尘埃。忽然想起蜚声当代禅林的那首《寒山僧踪》里的句子:“叶叶来去都从容,君何须寻觅僧踪?”我知道,从今以后,不论我置身于怎样的境地,都时时会想起这古旧的小镇,这幽静的青石板,这散淡的人文气氛……


信步走入一家百年老店,抚摩着油光锃亮的八仙桌,仿佛耳边回响着当年店小二的吆喝声。行至古镇末端,忽见一棵足有两人环抱粗的黄桷树。朋友言道:这怕是有几百年的历史了。古树郁郁葱葱、冠盖百米,树身留下被雷火烧成的巨大黑洞,令我生发出无尽的怀古幽思。


我在想,一棵树在几百年的风风雨雨里,见证着一座古镇的变迁和传奇。千年古镇,故事之乡,在一棵古树的身上聚拢,这便是禅的功力。一棵古树,便是走马古镇的完美注解。


禅的天地高旷无边,走马古镇,散发着浓郁的禅意。一个念想,让我仰起头。古镇的上空,荡漾着一片晚霞,像是从九龙坡飘来的禅,为一座古镇做着弥撒。镇子上空的一缕缕炊烟,也应邀腾空,和那片晚霞会合,天地之间顷刻间弥漫着禅的气象。我眼目中的走马古镇,顿时空明了许多,澄净了许多。禅意,携带着风的清爽,笼罩着一座小镇。


明年三月,你再来看古镇的桃花节,那可是桃花的海洋。走马观花,何等的惬意啊,你这个文人也许真的能写出什么传世的文章来。朋友哈哈笑着时,暮色幽灵似的将走马古镇围裹。



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九龙文艺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